文化藝苑
首頁
>企業文化>文化藝苑>歲月隨想

一支毛筆

?作者:王慧春???? ???? 瀏覽次數: ?時間:2021-09-01 16:22:10 ?【字體:

剛過的中元節,讓我更思念已過世20多年的父親——

久久沒能入睡的我,下床,打開書柜,小心翼翼地取出我珍藏的,僅有的一支,父親留給我的毛筆。這是我在父親去世后半年,收拾老家東西時,在放有我小學課本的一個紙箱里找到的。我沒能想起這支毛筆是何時,是何種情況,被留在那兒。因為在給父親下葬時,家人都知道,父親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沒有放下他手中的毛筆,把他用過的所有的紙、墨、筆、硯,都給父親帶上了。所以這一支是僅有的一支了,我倍加珍視。

在最后陪父親17天的日子里,最讓我無法承受的是,天天給他像小時候一樣雙手壓著宣紙,陪他寫字,父親天天都會重復兩個字:一個是“?!?,一個是“忍”。他會用很多種字體,不一樣的輕重緩急,多種的粗細力道來寫,很多次都因他咳嗽而無法下筆,因他喘不上氣來,墨水滴在紙上,又要重新寫起,我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,還得強作笑顏,陪他寫著這兩個字的每一筆每一劃。

我也記不清從幾歲起,每年春節前幾天,我都是白天陪爺爺寫對聯,晚上陪父親寫對聯。四十多年前,很少有買對聯的,全村500多戶人家的對聯,就在年前的幾天內,爺爺和父親都要寫好。他倆都特喜歡我這個小幫手,我會把每戶的對聯展開鋪好,再雙手按住上面的兩角,同時我的頭會扭向一邊的筆記本上,念對聯給他們,他倆只負責寫,寫完后我會麻利地晾在一邊,一天要重復不知多少次。爸爸有時學校里、家里的事兒太多,白天沒時間,只好晚上挑燈夜戰,我也會一刻不離地陪著他,有時會到深夜一兩點。也正是這個時候,我認識了很多字兒,因為爸爸積累對聯的本子上,時不時地會有我不認識的字兒,他會教我,還會再組幾個詞,有時他還會把相關的美文背出來,我會好奇地問,慢慢地學,所以那個時候的自己比同齡人認識的字多得多。如果說我對幼年有什么后悔的,就是沒有好好練習毛筆字。當時沒有提倡書法的氛圍,我有時模仿著寫,父親就告訴我,寫好鋼筆字吧!

幼年的暑假,最快樂的事兒,就是隨父親走街串巷,給附近村子的墻上,書寫宣傳標語。那會兒可沒有現在的電腦,更不可能請廣告公司來做宣傳,都是父親一筆一畫的美術大字,也會引來很多的村民和小孩子看我們寫字,我的任務是念標語給父親,并且要在下面告訴父親高點兒、低點兒、靠左、向右等等,標語的高低、上下、左右,字與字的間距全是我說了算,父親從來深信不疑。父親說,我就是他的指揮官。我們配合寫出的字橫平豎直,美得很。有句話叫“人怕亮相,字怕掛?!备赣H手中的毛筆,加上我這雙慧眼,寫出的字兒,掛在哪兒都應該是一幅藝術作品吧。我和父親騎著自行車,一前一后,從一個村子到另一個村子,從這個小巷到那個村頭,我也說不上來那么些年我們走過了多少個村子。每到一個村子,大隊會給我們派飯,村民都把能請到我們上家里吃飯,當作莫大的榮耀,也會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來招待我和父親,在那個缺吃少穿的年月里,那是多美的事兒……

看著靜靜地躺在那兒的這支父親用過的毛筆,好像父親還是那時候的他,一手拿著毛筆爬在梯子上,一手略微地扶著衣袖,等我給他指點,下筆呢,我不自覺地把右手食指伸向空中,口中喃呢道,靠右,再來一點兒……我的淚水早已模糊了雙眼!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